金文书法的两代传承——从李天马到许思豪
发布时间:2019-01-04 15:17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2018年12月22日上午十时许,上海市南京东422号朵云轩正在准备一场书法展的开幕式。上海书坛的诸位名家荟聚一堂,静静等待着这场特别的书法盛宴拉开帷幕。 时光倒回57年前,书法家

  2018年12月22日上午十时许,上海市南京东422号朵云轩正在准备一场书法展的开幕式。上海书坛的诸位名家荟聚一堂,静静等待着这场特别的书法盛宴拉开帷幕。

  时光倒回57年前,书法家李天马刚从广州来到上海,担任上海市文史馆员。李天马生于1908年,自幼书法,二王、怀素、欧阳询、吴大澄、黄牧甫等诸家,精工楷、行、章草、大草、金文、甲骨文等六体,融古铸今,别开生面,自成一家。后受聘于广州美术学院和广州市文史馆,专事书法研究与教学工作。

  李天马来到上海之后,更是专心致力于书法的普及和教学。1963年上海科教制片厂拍摄了一部系统全面的书法教学影片《怎样写好毛笔字》,李天马任主角,扮演片中老书法家。这部教学片在当时引起了非常大的轰动,可以说很多人都因为这部影片了学习书法的道,许思豪也是其中之一。

  许思豪跟随李天马,这一走便是25年。李天马言传身教,许思豪刻苦学习。他的楷书出于《九成宫》《曹娥碑》,行书临池“二王”、旁及“南宫”,

  草书则从《急就章》《出师颂》《草诀歌》《月仪帖》步步深入,面目自现。但最让许思豪倾心沉醉的则是古奥难通的大篆金文,这也源自李天马对于金文这一古老文字的深厚造诣。在李天马的悉心指导之下,许思豪临习金文经典,上采商周,下探春秋,筚蓝缕,艰苦耕耘,终有所成。

  1990年,一代书法名家、书法教育家李天马在弥留之际仍不忘对的谆谆,他反复叮咛许思豪,一定要在金文和草书上狠下功夫。李天马一生游历天下,博古通今,精于金文,但直到晚年他发现能用大篆金文书写的诗词歌赋寥寥无几。这是因为金文作为一种古老的文字,是商周、春秋、战国时刻于青铜器上用于重大事件中的文字,无比。李天马希望许思豪能够将金文全面系统的整理成册,让这传承千年的美妙文字用诗的形式再次书写出来。

  许思豪一直不忘,在大篆金文的求学之上栉风沐雨,砥砺前行。历经16年,用金文共书写了100首古今诗词,但仍然有多首诗词,找不到与之对应的金文文字。这使得许思豪的金文研究陷入了困境,他翻遍了上海所有图书馆里的古籍文献,逛遍了上海所有的古籍文物商店,但仍然进展缓慢。

  直到有一年,恰逢许思豪的表姐去安徽大学进行学术交流,她偶然得知时任安徽大学校长的黄德宽是古文字学博士生导师,中国古文字协会会长,更是中国古文字学的权威。她便向黄校长求得联系方式后,急忙告诉了自己的表弟。2005年大年初四的早晨,合肥漫天风雪,许思豪来到了事先约好的安徽宾馆,见到了黄德宽。黄德宽在听完想用金文书写古今诗词百首的设想之后,细心的翻看着摆在面前的一本厚厚的笔记。良久之后,黄德宽对许思豪的金文研究发出由衷的赞叹,并表示他会竭尽全力帮助许思豪完成这个愿望,同时留下了许思豪的写得密密麻麻的笔记本。

  两个月后,许思豪收到了黄德宽寄回的笔记,四百多个疑难字的谜团逐一解开,当他看到笔记上边黄德宽亲笔书写的一行行批注后,心情久久不能平静。后来,在黄德宽来上海浦东国家干部学院学习的一个星期里,许思豪又获得了三次求教的机会,其中有两次一直讲到子夜时分。

  2005年春月,著名的中国文字学家裘锡圭先生将移居上海,许思豪喜出望外,便请求复旦胡志祥教授代为引见。几经周折,胡志祥终于争取到了登门求教的机会。得知裘先生视力不好,许思豪把六十七个需要请教的字用毛笔重写放大。在裘先生夫妇的热情接待下,裘先生直奔主题。他仿佛没注意我们在寒暄什么,拿起字来就一一破解,旁引博征,娓娓道来。过了中午十二点,许思豪担心裘先生过累,几次站起来想告辞,裘先生都摆手示意坐下,执意要把所有问题讲完。当许思豪欣喜万分,满载而归出来时,时针接近下午二点,裘先生已经四个半小时了!送行时说,裘老平时对研究生、博士生讲课,一般是一个半小时,最多不超过两小时。今天,裘先生太累了!此时,许思豪充满着对裘先生的感激和敬仰之情。之后,许思豪又抖胆写信求教,裘先生不厌其烦,回信赐教。裘先生的慈祥、严谨、博学、诲人不倦的风范给人留下了难忘的印象。

  从1990年至今,已是28个春秋,许思豪的专著《金文书法概论》《金文拾贝》(增订版)终于在2018年年底正式面世。《概论》约24万字,近千张图片,是金文经典欣赏、金文书法创作的理论篇;《金文拾贝》是用金文书写古今诗文108篇,是金文创作的实践篇。

  许思豪为感怀之情特意在上海朵云轩举办《怀念——纪念李天马先生诞辰110周年,许思豪作品汇报展》。开幕式上云集了上海书坛的诸多名家,对于金文的两代传承给予了高度评价和赞赏。上海市书法家协会顾问著名书法家刘小晴特意为展览题字并寄语:“深冀思豪君,不负众望,百尺竿头,再创新绩”。

  上海市文联副、上海书法家协会名誉周志高在开幕式上回忆起李天马对上海《书法》的贡献时感慨万分,他表示“李天马先生除了在书法教育和书论上有巨大贡献以外,在研究和继承少为人关注的金文、章草方面更是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巨大财富。”

  上海市书法家协会丁申阳评价,“许思豪几十年古文研究功底和选用老纸创作,使其作品也透出高古和优雅。”

  上海博物馆原馆长陈燮君则评价,“书法并不是 ‘无水栽培’,许思豪将书法和古文字研究结合起来,为书法家提供了很好的启迪。”

  原中国国家轻工业部部长陈士能,向许思豪赠送了亲笔题字:天马行空,才思超群,豪放不凡。既盛赞了李天马先生的书法贡献,也含蓄地表达了对许思豪的勉励之情。

  最后许思豪在开幕式上表示:“本次展览是我用28年时间完成的作业,向天马先生交卷,这是告慰先生的在天之灵,也是向上海书坛的汇报。”

  据悉,此次展览将从12月22日持续展出到12月29日,期间还将专门举办金文学术研讨会和《金文书法概论》《金文拾贝》(增订版)的签售活动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